我介绍说桃子分早桃、中桃

2020-07-22 20:19

盛夏时节,正值“中国水蜜桃之乡”无锡市阳山镇水蜜桃上市高峰。忙碌一年的桃农本指着卖这一季的桃子谋生,可最近传出的“阳山水蜜桃种植过程中使用膨大剂”的消息却给了桃农当头一棒,当地13000多户桃农的水蜜桃生意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。事实真相究竟如何?7月8日人民网对此进行了一番调查。

7月8日下午,阳山镇政府有关负责人表示,随着阳山水蜜桃的知名度越来越大,许多外地桃子都在“傍着”阳山的名号卖桃。为了维护阳山水蜜桃的品牌,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,他们每年都会随机将桃农所产桃子送检,且当地桃农每年都必须在农技部门统一指导和监管下育桃。

“我被冤枉了!”单长松说,6月24日下午,有三个人以要买300箱桃子的名义到他这里来,他就带着他们参观桃园,“我介绍说桃子分早桃、中桃,节目里就变成桃子分早产区和正常区,早产区要催熟;他们问我这桃子打没打膨大剂,我就说水蜜桃是不打膨大剂的。膨大剂一打,你打不好,桃子就会裂缝,结果节目放出来,就变成我在用膨大剂。”

听说“阳山水蜜桃种植过程中使用膨大剂”的消息,江苏省农业科学院园艺所副研究员宋宏峰很惊讶。“种水蜜桃不需要用膨大剂、催熟剂的。用膨大剂的目的是让水果的个头变大,但根据我们的研究,水蜜桃的个头大小主要和水蜜桃的品种有关。上世纪90年代我们就做过实验,膨大剂对桃子是没有效果。对水蜜桃用催熟剂也没有道理,因为水蜜桃变大最关键的时期就是成熟期,在成熟期水蜜桃才会迅速变大、变甜。如果在非成熟期对水蜜桃使用催熟剂,那桃子首先就长不大,其次也不会甜。”宋宏峰说,一般来说果农使用膨大剂、催熟剂的目的是为了让水果卖相变好,但对于水蜜桃来说只会适得其反。

单长松表示,该媒体的报道有断章取义的嫌疑,7月1日他就向这家电视台提出了质疑,但截至目前没有获得任何回应。目前他已经委托律师起草律师函,打算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讨说法。

“我们对水蜜桃的种植有严格的检验标准,照道理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。”阳山镇水蜜桃桃农协会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当地的桃农都是在他们的指导下进行水蜜桃生产管理的,有一整套的生产流程,均按照江苏省地方标准《无锡水蜜桃》和《无锡水蜜桃生产技术规程》的要求实施,“媒体在报道的时候可能产生了误会。阳山水蜜桃确实是分早熟桃、中熟桃、晚熟桃的,但这里的早熟不是指长不熟要用催熟剂,而是指这批桃子是最早上市的,差不多在每年的6月10日左右。”

单长松家的水蜜桃主要销往南京、上海、苏州等地,20亩水蜜桃去年卖了80多万元,往年这时候已经至少卖了10万元桃子。“今年到现在卖了3万元不到,6月30日节目播出到现在,一分钱桃子也没卖出去。”单长松说,自己桃子卖不出去也就罢了,现在他还被其他桃农指着鼻子骂,“说我对着摄像机乱讲,阳山桃农的名声都被我败坏了,我现在连门都不敢出。”

“我们欢迎新闻媒体对阳山水蜜桃产销情况进行监督,但坚决反对对水蜜桃品牌进行任何形式的歪曲、污蔑和失实报道,误导消费者,影响13000多户桃农的利益。”阳山水蜜桃桃农协会负责人表示。

当地政府早在7月1日即已责成无锡市农技部门对此事件所涉问题进行调查。目前初步调查显示,阳山镇各类农资站均未查出有出售相关催熟剂、膨大剂、保鲜剂等药物,市场上也没有发现有问题桃存在。为慎重起见,目前农林部门已经将单长松所种植的水蜜桃取样,送国家有关权威部门进行检测,预计最快7月10日检测结果就将出炉,届时将对外公布。对此人民网将继续保持关注。

被暗访的桃农单长松在节目中称水蜜桃要打膨大剂。7月8日记者找到单长松,他正坐在几大盒已经装箱的桃子前面发愁,这些都是节目播出后别人退货的桃子。

7月8日下午,人民网记者拨打播发该新闻的电视台栏目值班电话,但始终无人接听。随后记者通过知情人获悉采写该报道的记者电话,但也始终无人接听。

“阳山水蜜桃种植过程中使用膨大剂”的消息源自临近无锡的某电视台一档节目。该节目以“放不坏的水蜜桃”为题,称通过暗访发现无锡阳山桃农在水蜜桃生产过程中使用催熟剂、膨大剂、防腐保鲜剂,导致当地市场上出现“放不坏的水蜜桃”。

7月8日下午记者在阳山水蜜桃交易市场获悉,目前部分桃农已经陆续接到苏州、上海客户的退货,在市场挑桃的客户也屡屡向桃农询问“桃子打膨大剂”的话题。

据了解,阳山镇有700多年的种桃历史,阳山水蜜桃曾先后获得“中国驰名商标”、“中国十大名桃”、2011年“消费者最喜爱的中国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”等称号。“10年前,阳山的水蜜桃个头小,原本一棵桃树能结400个桃子,卖不出价格。我们通过疏果等人工减少桃子的手段,让一棵桃树现在最多结200个桃子,桃子个头变大,品牌打出去,价格上来了,桃农是得了实惠的。”阳山镇水蜜桃桃农协会负责人说,“得了实惠的桃农现在对‘桃品牌’简直是捧在手里呵护,怎么会自损品牌呢?”